WFU

2012/9/16

我的中醫路-4.2 躍進

作者:林佑彥 中醫師


大四的寒假,甲班的同學們開始了中醫見習。而乙班的我們,因為課程安排的關係,還有最後一個寒假。利用這大學生涯最後一個寒假,到處走走。回了台北,去了台北國際書展。把心靜下來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家附近有一間中醫系學長開的診所,就跟學長談了之後,同意我在那邊跟診一段時間。

在跟診的期間,開始學著抓主證,學習在治療時,標、本的比重;學著找出症與癥的矛盾。

也從跟診之中,把金匱要略的痰飲咳嗽篇搞懂;從病案之中,開始接觸厥陰病。這位中醫系的學長,就是醫藥史社學長姊流傳的布袋義診的學長,學長非常想讓中醫系的學弟妹們參與義診,於是我就把學長的聯絡方式,交給了系學會義診部長,也促成了布袋義診的成行。

大四下學期,我接任了傷寒論的助教,當時大二的傷寒論是由張東迪主任、張永明老師、高尚德主任授課,也是在那時,與這三位老師打好關係的。開學後幾天,接到學妹的邀稿,寫了篇「如何學習傷寒論」一文,刊登在系學會的電子報中http://chimed.cmu.edu.tw/wordpress/?p=1366

我誠惶誠恐地寫下這篇文章,深怕寫得有些誤導,但聽到學弟妹們的回應良好,也就不怎麼擔心了。

在擔任助教的這學期,原本也要為學弟妹們開設傷寒論讀書會,便利用機會,將兩者合而為一,辦讀書會、解決課業疑問。






剛開始的互動還不錯,學弟妹會主動提問題,而我也有點人來瘋,心情一好就越講越多XD

從歷史背景、古法脈診、六淫為開頭,再開始進入傷寒論的內容。帶讀書會的過程之後,自己也再重新學習傷寒論。也許是擔任傷寒論助教,我獲得了到校外演講的機會。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 中醫淺談–開啟中西醫對話的窗口

獲得演講邀約之後,一直在想要怎麼讓沒有中醫背景的人去了解中醫,於是就從中西醫學的發展開始,講到針灸熱潮,再進入中醫學的理論與生活中的應用。






當天在演講的時候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人物,身穿白色長袍,頭髮微帶灰白,感覺資歷很深的醫師。先在門前走了過去,又走了回來看一下裡面,接著走了進來坐著聽@@負責的學妹就走了過去把我的講義給了醫師。

我記得是講到藏象學的時候開始,醫師就在後面翻著講義面帶微笑。因為他要開會,所以把基礎理論聽完就離開了。整個講完之後問了學妹,原來醫師的來頭可不小,成大醫院斗六分院外科部內分泌外科黃士銘主治醫師,成大外科教授




一整個就是被嚇到,在台上的時候看見醫師坐了下來,開始緊張。不過還好,醫師好像也對中醫很有興趣XD他還跟學妹說:「這些東西很好,但你們現在學得還太少,要等到內外科學完之後,才會有收獲。」

下午另一場演講結束後,出現了成大中醫社第一屆創社幹部來向我問問題。




因為成大還沒有中醫的社團,今年開始籌備,有很多問題要問,義診、社課、教學…什麼都問了,也跟這三人吃了晚餐,討論怎麼安排課程,好像我就變成了他們的顧問XD還問了我可不可以幫他們上課XD但我還不夠資格,只留下聯絡方式給社長。這演講的經驗真的很難得!

當然系上的義診我絕對不會錯過,參加了兩次義診,一次在新社,做為學長去指導學弟妹們臨床診療;另一次,就是前面提到的布袋義診。布袋義診,看診兩個時段,但看診人次非常的嚇人,2個診245人!剛開始看到這個人數真的會不知所措,問個初診都非常緊張,但看診的速度也從那時候開始加快,從一個初診20分鐘,進展到10分鐘問完初診並開藥不被改。

課程部份,選修了李杲學說,由葉家舟醫師授課,第一次正式接觸金元四大家學說,葉家舟老師在課程中深入淺出地,把《內外傷辨惑論》與《脾胃論》教完,了解到每一種不同的時空背景下,便會出現新的學派,重點不是這個學派用了什麼方藥,而是在這個情況下,選擇最合適的治法,勇於打破規則,走出新的一條路。

中醫兒科學也是張東迪主任授課,這學期的報告有兩個,三能二用與兒科疾病。這是第二次做三能二用,比起許多同學還要熟悉。我分配到的藥物是麥門冬,按照我的貫例,先從歷史源流來找,從詩經開始出現,西漢的海內十洲記有記載為長生不老藥,南宋蘇東坡還寫詩提及,更有異名為餘禹糧,這是個非常有趣的藥物。製作報告的過程中,找到了學習中醫的另一個樂趣!

至於疾病方面,我選擇了脊髓小腦痿縮症,Spinocerebellar Atrophy。是的,就是我大一時討論過的題目。整理這三年半以來的討論經過,重新看到這部日劇的MV回顧,那個讓我哭到不行的記憶又回來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dPsaDPxI-s

把Harrison、uptodate的資料念完,才發現,SCAs分那麼多type臨床意義不大@@治療只會分兩大類:primary沒辦法治療,secondary就要by case現在只知道是CAG的重覆序列,卻沒有很好的方法治療,只能看著p't慢慢變成不能動,真的很殘忍…而且,中醫的資料真的是少得可憐…但也經過這個整理,讓葉家舟老師推薦發表期刊。雖然說到今天還沒有一個結論,但已有了從西醫反推中醫的經驗。




學期到了尾聲,出現了兩件大事件。第一個,就是531大遊行。波波事件,聯合了全台灣的醫學系發動大遊行,也為此,我們的授袍延後了…另一個更大的事件–「立院委員第9113號提案」

當時已是期末考前一週,大家幾乎沒有時間去應付,所以,系學會就當仁不讓,聯合兩校三系,聯合反對立院應特考修正案,扭曲台灣中醫醫療體制,嚴重踐踏了醫師、醫學生的醫學信念。也是那個時候,中醫系與學士後中開始有了密切的交流,也為了日後的學習合作打開了門。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