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9/9/16

我的中醫眼科成長之路

作者:林佑彥 中醫師




「請問學長,如果以後想要走中醫眼科的話,有什麼推薦的書籍或怎麼學習呢?」這個問題我已經被問過太多次,避免一再被問起,我還是把我的中醫眼科成長之路寫下來好了。

以下的觀念與經驗,僅是我個人的看法與經驗,畢竟我畢業至今也僅六年,仍然需要持續學習,也不是什麼大師或名醫,充其量也只是有些經驗可以分享。文章非常的長,我也會把文章留存在部落格裡,如果與大家或各位前輩們看法不同,也請各位多多包涵並指教。

我在大學畢業後,用了半年的時間把我在大學的中醫學習歷程記錄下來。一直想把畢業後的學習到現在的心得寫下來,算是給自己目前為止的經驗總結,也是自己的成長記錄。

畢業至今已經六年了,我始終相信中醫的學習可以有系統化、科學化的方法。在我的中醫之路也說到,若用一句話來概括學習歷程,大概是「接受→懷疑→反證→實證」的這一個過程,與科學方法的「觀察→提出問題→假設→實驗→結論→實證」非常類似。所以,任何方法都要在反覆驗證並且客觀的條件下進行評估。

關於如何成為中醫眼科醫師?以我個人的經驗來看,可以分成四個部份來談


應該有的正確態度


首先,中醫眼科與中醫的核心都是「全人思考」。如同湖南的名老中醫李熊飛說過「一個合格的眼科醫生,首先必須是一個合格的內科醫生。否則,臨症之時,就會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陷入盲目被動之中,甚至誤診。」許多眼科疾病,從中醫的角度來看也許都是有關聯的。這也是我一直提倡「眼睛的疾病是由內臟的問題影響到眼睛,眼睛只是受害者,治療不能只治眼睛。」



第二,隨時要留意四時、氣候、環境、工作、壓力…等變化,對於人體的影響。有部份眼病容易在某季節出現,治療也需要因應春夏秋冬四季變化,對於人體的影響不同,治療也需要在這些基礎之下調整。但因為現代社會的空調、除濕機、喝冷飲、吃炸物…等影響,人體的變化也會不同。工作狀態、姿勢、壓力、情緒…等,更可能是造成眼病的主要原因。如果問診沒有仔細評估,也很可能造成誤診或延誤病情。

第三,結合局部變化與整體證型。傳統的中醫眼科並沒有像現今的眼科有細部病理生理的觀念,治療上難免會因為診斷或辨證失誤,讓療效變差或使得病情加重。如果能在局部病理現象結合中醫的微觀辨證,治療時在整體證型條件,考慮局部的病理變化來治療,也許能突破傳統中醫眼科難治或不治之症。

第四,中醫西醫需要互補與協同。治療眼病不得偏廢中醫或西醫,尤其是持續惡化的眼病,使用西醫眼科的手術、眼底注射、雷射、眼藥水是必要的,若僅迷信神奇力量,讓視力惡化加速或無法控制,一旦神經或細胞受損,要再修復或搶救都是曠日費時;反之,若反覆西醫眼科治療仍沒有明顯改善,中醫眼科能在整體條件之下,調理身體氣血陰陽,以喚起身體自我療癒能力,進而避免疾病一再覆發。


西醫眼科不應偏廢


在學期間有些學生會認為,中醫系就不必太過認真學西醫,更何況西醫眼科的課程非常少,單修中醫系或是學士後中醫系學生也不一定有選修西醫眼科學。
但在臨床上這幾年,看到許多患者拿著檢查報告、診斷書,或是報出病名、拿出西藥,若是對這些沒有基本的觀念,難免會措手不及,甚至是恐慌。尤其是有心走中醫眼科專科的學生們或同道們,請務必跟我一樣不排斥現代醫學,找一本西醫眼科的書籍好好念、好好學習。

以我自己為例,我除了在學校期間選修西醫眼科學之外,西醫見習也至眼科學習至少2週,更買了西醫眼科的書籍、自費去參加西醫眼科的課程。也利用在研究所學到的研究方法與期刊評讀方法,持續接收現代眼科研究期刊與論文。也與西醫眼科醫師不斷交流、請教、討論,並互相轉介患者前去檢查與治療。




至於要學到什麼程度?我個人認為至少要了解大部份眼病的病理生理學、致病原因、機轉、危險因子、大致上的治療方法、藥物與手術方式對人體或眼睛產生的變化、衛教。另外,也要會看眼科檢查報告、眼底檢查,如果進階學習,可以在臨床中嘗試中醫局部辨證。這些對於臨床治療會更有幫助。

而我個人的要求,是想要把眼科知識程度拉到眼科專科醫師等級,雖然我是單修中醫系,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這個目標,但持續前進就對了。


中醫眼科再次學習


在台灣,中醫眼科的師資一直以來都很少,我自己並沒有拜過師,也沒有特別跟過中醫眼科的老師,很多都是自己的臨床與各處中醫學習整合而來的經驗。因緣際會,我在見習實習曾跟診過的老師與醫師中,也有擅於治療眼病的醫師。雖然不是專門看中醫眼科,但在這些跟診經驗裡也學習到不少經驗與想法。

為了彌補沒有找到中醫眼科老師的遺憾,我不斷閱讀名老中醫的經驗,也找到中醫眼科名家治療經驗。從這些名老中醫的醫案總結,學習到許多觀念,並開啟我思考的廣度與深度。

中醫理論裡「經絡系統」的觀念千萬不能忘記。就中醫眼科而言,身體的證型與眼睛的症狀之間不一定有直接關聯。而中間的道路就包含了經絡系統,更有不在經絡系統上的道路。隨時把路徑與關卡的問題放在心上,與中醫證型、氣血營衛陰陽的變化,以及代謝產物的影響,整合起來才能將中醫的架構建立起一個雛型。




此外,準備中醫師國考時,我念了知音承啟版的中醫眼科學,以及醫宗金鑑的眼科心法要訣,補了我自己中醫眼科的一塊地圖。過去這一年,我更發現到《審視瑤函》的重要性,所以我也開始把審視瑤函裡的觀念與經驗拿來使用,偶有意想不到的收獲與療效,「勤求古訓,博采眾方」所言不虛啊!


不斷思考反省總結


我很幸運的,認識了一些前輩、同道,甚至是非中醫師的民間高手,向他們學習的過程中,我更清楚人體的奧妙。從大學三年級開始的練功、學習,讓我更能觀察身體的變化與路徑,也更能觀察到穴位、藥物在身體的變化與路徑。也因為某些原因,我認識了幾位也在中醫眼科有經驗與興趣的醫師們,與大家的討論交流,以及西醫眼科醫師加入,更能修正自己的觀念與思路。




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不斷思考與反省。每次患者回診,我都一直問自己為什麼有效?為什麼無效?為什麼加重?為什麼變症?從醫以來,我不是所有病都治療成功或治療改善,還有更多誤診、誤治、治療失敗、延誤病情的案例。我非常感謝這些患者願意回診給我機會重新學習,也非常感謝給出批評與建議的患者們,從這些經歷之中,我看見了中醫眼科的未來性與可能性。

最後,就是定期總結自己的經驗。從這些治療經驗之中,提取出菁華,架構起屬於自己的中醫眼科核心觀念。除了是對自己負責之外,也是提供未來的自己與同道們參考。「 凡救人之事,不必保密。」這句由周左宇老師說的話影響了我,對於可能助於醫學進步的事情就不必藏私。但台灣人民太容易自己當醫生,因中醫眼科涉及層面過多,且治療需要依體質而設計,未操作得當可能引發嚴重後果甚至失明,所以不適合自行嘗試。所以把衛教與正確觀念傳播出去,但治療的觀念與想法就要適度調整。


最重要的還是「思考、思考、再思考」。治療不必分中醫西醫,也不必區分派別與傳承,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兼容並蓄不斷學習。這是對自己的期許,也是為求診的患者們負責。讓我們一起努力,把中醫眼科建立起,幫助更多眼病患者。

祝福所有想走中醫眼科的同道、朋友們,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式學習中醫眼科,也祝福所有學生們,找到自己努力的目標,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以上經驗,提供各位參考與指教,若有不當或得罪之處,也懇請見諒。(歡迎分享)

20190916  林佑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