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3/4/5

我的中醫路-8 無止盡的道路

作者:林佑彥 中醫師


國考結束,意味著另一段生活的開始。為了接下來的研究所生活,決定先到久違的花東走走。


(攝影於花蓮七星潭)


到山上感受山林的氣息,到海邊聽著海風的低吟,用身體去感受天地之間的變化,內化到中醫的核心價值。順天而行、應地而生,無違陰陽規律,「先疏表,次開路,再清裡,勿忘補虛」,這種想法開始跟著我直到現在。

研究所開學了,當時一直在等待眼科臨床試驗計劃的我,先接下了中47迎新的隨隊醫師任務,


(中四七迎新燒字)


出隊的過程一切平安,但在燒字的過程中,親自體驗到火毒的可怕。火熱至極,反而類似寒,鬱於表而裡熱無法透發,更與寒主收引極為類似,怪不得有熱極生寒之說。

隨著研究所課程的進行,現代化、科學化的邏輯思維漸漸吸收,從現代研究期刊重新思考中醫現代化的困境,實證醫學的方式,是否能真正反映出中醫學的核心?

中醫有太多太多想法與現代醫學無法對話,傳統的理論是否受到挑戰?五行是否為五行?藏象是否為藏象?經絡實質為何?這些中醫學的難題不斷地被挑戰著,而我們是否能有所反思?至於眼科的臨床試驗,在上學期末最後無奈暫停,

(專題討論投影片)


只好將規劃好的整個流程封存,從臨床試驗轉到基礎研究,就在這個時候,開始了臨床門診生活。

臨床上看到的病人,很少跟課本一樣,但也看到了很多照條文生病的病人。這時候,想起了在淼和老師身旁學習的景像,吳茱萸湯、苓桂味甘湯、柴胡桂枝乾薑湯、半夏瀉心湯…一直開出去,更利用門診之餘,重新對小柴胡湯做一個探討,建立在傷寒論、中醫基礎理論之下,做了一次歷代論戰。直到來了第一個眼科病人…


(急性虹彩炎,轉貼自網路圖集)


第一個病人,是慢性虹彩炎急性發作,遇到的時候真的不知所措,還好院長的指示,穩定了心情,大劑清熱為主,讓病人回到院長的門診時間,就因為這一個病人,開始讓我認真思考眼科的診斷及治療。

而後,陸陸續續來了許多青光眼、乾眼症、白內障、黃斑部病變、飛蚊症的患者,不敢說治療得很好,但從這些患者身上學到的更多。

處理藏府氣血的問題為主導,即使沒有使用眼科用藥也能改善眼症,但也開始踢到鐵板,沒有很明顯的改善還是回診,甚至表層的路徑還不夠順,就不小心清太多讓症狀加重。到目前為止,大部份眼科的患者都能有滿意的療效。

除了眼科之外,耳鳴也是可以有明顯療效,一樣分虛實,秉持「先疏表,次開路,再清裡,勿忘補虛」的原則,第三週回診幾乎不會發作。週身關節疼痛,也是用內經「周痹」與「眾痹」的想法,服藥三天就不痛了。

過敏性鼻炎就太過多變,仍然可以讓它不再復發。婦女的月經病十分棘手,除了服藥之外,飲食作息相當重要,消化系疾患也是如此,患者的信任與配合,決定了療效的七成。


一年一度的國醫節,聽了郝萬山教授的演講,


(郝萬山教授-轉貼自網路圖集)


看到了真正的大師風範,也看到了中醫界的問題。下學期受系學會邀約演講,演講結束之後聽到好多學弟妹講到現在的情況,總覺得相當可惜……雖然自己覺得跟學長姊們的時代程度與熱血也少了許多,但至少有把這火種傳到我手上…

前些日子,醫藥史社、系學會、後中、還有更小的學弟妹們一直在問,是否要重新點起這鉅火種呢?如果要玩,有誰願意一起長期論戰呢?

只有不斷的學習與討論,不藏私的分享挑戰,中醫才能真正進步。還有上位者的態度,以及在基層的每一位齊心,金元時期的光景何時才能再現?

中醫的這條路永無止盡,真理越辯越明,仍然有許多前人留下的寶藏尚待尋回,若不能拋離藏私、負才傲物的想法,這真的會一代不如一代…

我的中醫學習之路走到今天,仍然會持續下去,


(Jonhy Walker, Keep Walking 絕對沒有要打廣告的意思XD)


僅以個人經歷,分享給中醫同道、學弟妹們,若用一句話來概括學習歷程,大概是「接受→懷疑→反證→實證」的這一個過程。

由點而線,由線而面,由面而網,由網而體,不斷地思考、尋找、以及體驗。醫學沒有什麼絕對,也沒有對錯之分,在這灰色地帶,我仍會不斷走下去。


~~系列文.完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