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9/8/2

中醫眼科》中醫治療近視,您應該要知道的幾件事情(現代醫學篇)

作者:林佑彥 中醫師




「佑彥醫師,中醫究竟能不能治療近視呢?」這句話常常被問到,也很多人對於中醫眼科治療近視非常的好奇。簡單來說,古代的近視狀況與現代不太一樣,在從中醫的角度治療之前,我們必需了解現代醫學對於近視這件事情的認識。

近視比較麻煩的問題不在於控制度數,而是發生的時間常常在小朋友成長期,近視伴隨的併發症也是更麻煩的事。如果依照台灣的升學環境,要小朋友不看書寫字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用古代留下來的經驗幾乎沒辦法順利的控制好近視。

中西醫結合,從中醫與西醫之間的關聯尋找突破點,這也是我從事中醫眼科以來的核心觀念。這個問題其實非常複雜,所以我拆解為:「現代醫學篇」、「古典中醫篇」、「中西結合篇」、「中醫防治近視篇」來呈現,今天先從「現代醫學篇」來了解一下近視吧!


近視的可能機轉:近距離連續用眼刺激眼球生長




因為小朋友在生長的時候,身體會跟著長大,眼球也會跟著長大。如果加上長時間近距離用眼的習慣,他就會讓睫狀肌收縮以及眼外肌運動加強拉扯,眼球受到壓力而眼壓上升,眼球就進而膨脹,刺激眼球生長使得眼軸越拉越長[註1-註4],另外也有一部分是基因或是遺傳所造成近視,還有部分是因為用眼過度而導致的疲勞。


什麼是假性近視


眼睛的度數不是單純由眼球長度所改變,而是從淚液層開始到視網膜,每一層的狀況都會影響到度數與視覺的清晰度。如果眼球開始變拉長,人類的水晶體因為還有足夠的彈性,睫狀肌就會收縮,讓影像可以清晰的對焦在視網膜上。但如果眼睛過度疲勞,睫狀肌變得無力,比較沒辦法對焦而產生的近視,這時候就形成了「調節性近視」,也就是俗稱的「假性近視」。

但如果時間拉長了,眼球拉長的距離已經沒辦法用睫狀肌的調節方式來讓影像清晰,這時就就已經成為「真性近視」。不過,假性近視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對於臨床上治療並沒有太大的幫助,所以,近視不單純要看度數,更重要的是看眼軸長度!!


怎麼測近視度數?




測量眼球的度數,最常見的有自動電腦驗光(Auto-Refractor)、綜合驗光儀(Phoropter)兩種,分別都有優缺點。電腦驗光(Auto-Refractor)速度快,但如果患者的睫狀肌沒有足夠的放鬆,或是前一天過度用眼而沒有好好休息,驗出來的度數可能會高估。綜合驗光儀(Phoropter)比較主觀,需要花上一些時間,反覆確認比較,但驗出來的度數比較能接近實際度數。


現代醫學治療近視


現代醫學治療近視,大多是開立長效型散瞳劑 Atropine 眼藥水,最近的研究發現「低濃度 Atropine」可以減少學童點眼藥水之後的畏光、看近模糊的副作用,而0.01%的Atropine一年前剛得到藥證,現在使用的院所仍然不多。

其它的治療方式還有OK角膜塑型、SMR多焦軟式隱形眼鏡、近視手術(包含最一開始的鑽石刀Radial Keratotomy,到雷射手術的 PRK, LASIK, SMILE 手術),更多是直接配眼鏡配好配滿。這些治療的目的就是不讓孩童近距離用眼,所以全天配戴眼鏡是必要的。


高度近視的危害:視網膜變薄與各種眼病


但是,這些治療方式都沒辦法改變眼球被拉長的事實。當高度近視之後,視網膜也會被撐大、變薄。就像皮膚一樣,如果變胖、或是懷孕之後,皮膚被撐開變薄,造成妊娠紋,視網膜也有類似的狀況出現,也可以在眼底看見視網膜變薄與退化的狀況。更嚴重可能會造成視網膜的拉扯或者撕裂、裂孔,或是視網膜剝離。




當近視度數超過500度就屬於高度近視,視網膜變薄,眼底的血管也跟著受到壓迫,眼睛的養份更不容易送達眼球各部位,就更容易併發其它嚴重的眼睛疾病,例如:白內障、青光眼、視網膜或是黃斑部病變。


現代醫學的觀點簡單來說是這些,但醫學仍然持續進步中,更專業的部份就請大家請教專業的眼科醫師吧!下一篇就是「古典中醫篇」,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中醫眼科》中醫治療近視,您應該要知道的幾件事情(古典中醫篇)



[註1] Pärssinen O, Lyyra AL. Myopia and myopic progression among schoolchildren: a three-year follow-up study. Invest Ophthalmol Vis Sci. 1993 Aug;34(9):2794-802.
[註2] Greene PR. Mechanical considerations in myopia: relative effects of accommodation, convergence, intraocular pressure, and the extraocular muscles. Am J Optom Physiol Opt. 1980 Dec;57(12):902-14.
[註3] L Yan, L Huibin, and L Xuemin. Accommodation-induced intraocular pressure changes in progressing myopes and emmetropes. Eye (Lond). 2014 Nov; 28(11): 1334–1340.
[註4] Anna Edmiston; Daniel C Turner; Lisa A Hethcox; Christopher A Girkin; J Crawford C Downs. The Magnitude of IOP Spikes Associated with Blink and Saccade. ARVO Annual Meeting Abstract, April 2014, Volume 55, Issue 1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