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1/1/8

不停流逝的時光,不會回頭的24歲

兩個地支年過去了,這一年過了些什麼?
以大野狼的生日饗宴做為開場,格林兄弟的快樂舞蹈,
灰姑娘整理著房間,青蛙王子愉快地唱歌。
來到了台南府城,走過先人的足跡,
呼吸著沙卡里巴的空氣,吃著道地台南小吃。
看見了現代面貌的中西會診,參與了難得一見的醫院運動會。
回來台中的密集讀書會,一場森林精靈的偶遇,
夜裡練功靜坐的省思,找回自己的五感能力,
離開台中前的忙碌,離別台中的趴趴走晚餐,
最後一夜的生日足球四強金色三麥。
回到台北的懷抱,難得相聚的成功團,
一直被叫林主任,不小心變成了太極拳老師。
回憶……如此多的回憶,不堪回首。

走過二十四個年頭,現今還孓然一身,
今年的生日在不知不覺中度過,在與病人的會談中度過。
再多的名、再多的聲望,如果沒有了別人關心,又有何用?
身旁的人們一對對,又何嘗不渴望、不吝望呢?
而剛剛收到消息,情同姊弟的妳也放了可魯,怎叫我不羨慕呢?
2011年,改變的一年,怎麼突然感慨了起來?
走著自己的路,但現實一樣殘酷。
重新回到中醫,又有更深一層的想法與看法。
每個人、每件事,都在心中留下烙印,
也許,這也是我改變的契機。

祝自己,生日快樂。邁向第二十五個年頭,給自己更精采的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