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0/2/4

醫生,也是人…

今天  一個care一段時間的病人走了

這星期  跟著邱CR一起會診  每天都會到病房去做progression
一個baccal ca  一個cervical ca
在第一個老先生身上  看見了從大青龍湯  轉成大承氣湯
再由陽明三急下  直轉犀角地黃湯  只花了三天的時間
可是因為西醫的退燒藥與antibio持續在打  morphine也常用
中藥能介入的機會太少太少
今天去看他  沒有昨天那麼嚴重的神昏、循衣摸床、惕而不安、微喘直視
現在是神識不清  時而抽搐
四肢也從昨天的手足逆冷轉成手足溫
但這個病人已經住進8C病房一段間了…

另一個阿姨  cervical ca
星期一在8A  看她的時候很瘦弱  大多在昏睡狀態
非常喘  幾乎不吃東西  西藥中藥都不吃
她的趺陽脈也非常非常弱  幾乎沒有
到了星期二  轉到8C病房了  那個時候就很擔心她
畢盡胃氣幾乎沒了  雖然四肢溫  但神昏的時間越來越長
精神很不好  常清醒之後又昏睡
昨天看到她精神很好  還可以笑著坐在病床上吃東西
開開心心的看著我們  但今天…
下午四點半到了8C去  病歷已經找不到了
問護士才知道  我們到的前一個小時就離開了
真的很難接受  前天擔心的事情真的一語成讖
當時  腦中一片空白  但還有一個病人要去看
也只能打起精神走進病房
可是  怎麼可能掩飾這種感覺呢?

醫師  也是人  沒有辦法扭轉生死的關卡
時間到了  還是會走的  但那時候她的笑臉還留在腦中
我沒說話  也許不是我第一手care的病人
心情雖然沉重  但學姊應該更不能接受
雖然說8C病房常常會有這個情形
但也是要到了自己RUN西醫  真正完整care病人之後
才能自己明白那種震撼吧

也許  醫生不該與病人有太多的情感
多了些牽絆  也少了些冷靜思考
要怎麼才是真正的對病人好  我還不知道
但讓我學到了這些事情  已經是真正的菩蕯了

感恩妳  願能往生西方極樂  阿彌佗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