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2/12/16

我的中醫路-6.1 衝擊

作者:林佑彥 中醫師


大六在西醫見習的所見所聞,讓我重新審視了自己。因為一整年的時間真的很長,還是把文章分成西醫篇與中醫篇來寫。

西醫見習的這一年,我選擇在馬偕醫院見習。哲誼學長建議先把中醫的東西放在一邊,也有學長姊說可以觀察西醫的病人若從中醫著手要怎麼切入。而我的方式,是在見習時完全不考慮中醫,只在空閒時間念些中醫書籍。

我的course是從心臟內科開始的,見習之前已經先把心電圖必備念完且整理好,學校時也對心內有興趣,所以蠻快上手的。總醫師剛好是中醫系33屆的學長,跟我的名字超級像XD


  (結訓後與CR學長合照XD)


學長很熱心的幫助我們,查房時看了許多AMI, OCAM, Af, CHF的病人,把西醫部份講完之後,學長還跟我們聊聊中醫怎麼看這些病人。也聊聊一些中西對照的問題,例如hypocalcemia的s/s包含了fatigue, anorexia, nausea, vomiting,這其實跟脾陰虛很像,然後就開始討論起景岳一二三四五陰煎。

另外,ACEI應該可以入腎經,肺經的證據就不太足夠,肝經還可以,換成中藥來看還蠻像澤瀉XD

在心內的兩週,也讓我碰上了山寨版醫師的事件
http://blog.xuite.net/jaecolin/blog/44384784
親自遇上被病患家屬襲擊,也許這樣能更了解患者家屬的心情吧…

在神內、胸內沒有遇上什麼特別的事情,但到了血液腫瘤科,primary care了一位AML的阿姨願意讓我用中醫來診察,患者臉色偏灰,舌紅苔滑白,脈洪數澀滯按之無力,加上低熱、倦怠、納差、口乾欲漱不欲飲、小便短赤,腹診軟無力,臍透熱感,蠻像是血熱後期傷及脾胃與陰分,挾有血瘀。也許,白血病可以考慮在這種情況上去思考。

下一科是meta & endocrine care的病人,因為不明熱住院,經過survey後發現是subacute thyroidits,很有趣的case。


(聶醫師的Bedside Teaching)


接著是總導師的腎臟科,我care一個AKI急洗腎病人,每週都去看病人,看到病人問我是哪一科的住院醫師XD


(導師吳主任)


兩週的腎臟科看下來,也開始想一想中醫怎麼著手。一般CKD需要HD的p't都需要限鉀離子,但中藥最多的就是鉀…雖然可以在離子平衡與腫瘤部份著墨,但限制頗多。

另外,也聽了一場演講講到低血磷而導致骨質外鈣化的問題,重新思考一次,低血磷→高血鈣會出現的S/S有:fatigue, weakness, depression, confusion, coma, abd. pain, anorexia, nausea, vomiting, constipation…

其實跟中醫的脾關係很像,只是沒有親自看過病人就是了。


(臨床技能學習-抽動脈血Pun gass)


在消化內科,遇到一個case,70歲女性,acute abd pain for 1 wk, 主要是acute cholangitis,echo掃到至少3cm的CBD stone,ERCP做下去結果破掉,變成pneumoperitoneum, pneumoretroperitoneum, right pneumothorax, pneumomediastinum, and bilateral chest wall & neck emphysema.

開刀取石拿出來了5cm的石頭!!比雞蛋還要大!!先前有給止痛藥處理有緩解,但石頭越養越大…所以真的不要小看止痛藥的可怕…

而在風濕免疫科,除了常見的OA, RA, SLE之外,看到一個罕見病例,25歲女性,全身關節肌肉疼痛,發燒伴隨鮭魚色的紅疹,當時診斷為Adult Onset Still's Disease,只是整個住院的過程十分的曲折離奇,其間家屬也找了某中醫師看病,但看了護理記錄的過程,反而讓身為中醫系學生的我重新檢討…

身為中醫師,沒有足夠的現代醫學基礎,怎麼能完全否定西醫呢?就在這樣的過程及反思之中,run過了感染科,結束了在內科的見習…

婦產科在馬偕來說是個大科,在門診看了許許多多病人,學了不孕症、產檢,學會聽胎心音、妊娠週數檢查,在產房學會了整個生產的過程及產科病歷、安胎、早產、產後,也與產房的護士們打好關係,利用機會練習把孕脈,但安胎的患者脈像都變了,Youtopar影響脈象真的很明顯…

在開刀房也看了許多常見的刀,C/S, ATH, Laproectomy, Laparoscopy, LAVH, Suction D&C, Staging...也因為之前的山寨版醫師事件,與副院長(現在是院長)認識。


(很照顧我的楊副院長,現在是馬偕醫院院長了~~)


特別teaching了許多,也差點叫我刷手上刀XD在一個科裡時間一久,與醫師、護理師們熟了之後,也比較有機會可以看些比較特別或較深入的case。觀察到了幾種婦產科手術後可能會出現的問題。

也討論了生化湯是否可用在C/S的病人?婦癌的post-chemo care,還有Tocolysis, preterm labor, Postpartum, Infertility等中西結合問題,也真的很感謝這幾位醫師的包容與指導,讓我有了新的想法。

離開婦產科就開始小科與外科的course,先到精神科,觀查到許多思考事情的另一個角度、真正的同理心運用。聽到了許多病人的故事,許許多多在社會角落被漠視的故事確實地在上演著,又有多少人付出關懷、伸出援手呢?

人們真的很需要有個對象吐吐苦水,聊聊心事,許許多多的壓力、人際關係,人,是不適合一個人獨處的。

接下來的兩週急診班,從頭學習怎麼用最關鑑的句子take hx,做最重點式的PE,並開始獨立接病人,從問診、檢查、開order、處置,在許多學長姊的幫忙之下,看了許多很特別的case。

有被大卡車撞到的40歲男性、非常難發現是AMI的90歲伯伯、許多拉K拉到出問題的年輕人,以及幾個八大行業的小姐們…學會了縫合傷口、骨折固定、四G,也因為自己一個人跑急診,所以比同期的clerk多了許多機會,看了超過20個病人、獨立接4個病人、sign了許多order。

在皮膚科,學了許多常見的皮膚病診斷,以及從醫生身上學會如何對病人用心,更重要的是看了許多雷射、脈衝光XD

來到了外科系,雖然每一科只有一週,但在有限的時間內學到的會更重要。小兒外科王醫師(前陣子回馬偕,老師還記得我QQ好感動…),親切的態度是我應該學習的。看了許多疝氣開刀,也看到很特別的case。

胸腔外科第一次刷手上刀當第一助手玩scopy;在一般外科看膽囊切除、全胃切除;在心臟外科看換瓣膜、搭橋手術;到整形外科處理很爛的傷口,打肉毒桿菌;神經外科開腦外傷、中風取血塊、開HIVD;大腸直腸外科開了許多痔瘡、切大腸。

最有興趣的眼科,學會看眼底鏡、使用細裂燈,看了好多好多的門診病人@@在骨科看了好多骨折,接了許多十字韌帶。

最後一科是馬偕的重頭戲–小兒科!除了上課之外,每天早上的vs teaching run可以看到很多case,學到了怎麼問小朋友的病例,常見的肺炎,以及很重要的Kawasaki,學著兒癌的處置與照護。

跟主任的教學診真的是很特別的經驗,主任願意讓一位clerk來問診,所以看了好幾個小朋友的門診,也有接了一個Kawasaki回診病人,學會新生兒的評估。馬偕的小兒科,真的是台灣的重鎮!!


(馬偕醫院結訓典禮)


如此多的經歷,正需要重新審視自己,未來中醫路上,千萬不能忘記在馬偕醫院學到的每件事,更不能把現代醫學的優勢及不足給遺忘,做個能幫助更多病人的中西兼學的中醫師。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